【图】深评:风口来了 电池储能市场将超千亿

  [深评] 期望值颇高但市场始终不温不火的储能行业,终于将步入愈演愈烈拐点。2018年时,国内储能年产值仅50亿元左右,但在碳排放目标及新能源大幅快速增长的背景下,未来5年将催生出数百GWh的电池储能系统装机量市场需求,和数千亿元的电池储能新增市场空间。

  特斯拉CEO马斯克曾表达对储能板块业务的希望,未来将与业务不相上下,甚至打破业务。比亚迪、宁德时代等电池巨头都在发力储能业务,指出储能未来的市场规模可能多达动力电池,能够用万亿来取决于产值。可见,未来是属于新能源的时代,也必然是归属于储能的时代。


一、碳排放战略下,中国能源消费转型迫在眉捷

  为了构建“2030年前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大体办法有三种:第一,增加化石能源的用于;第二,增加非化石能源的用于;第三,种树以增加碳汇。

  前两种方法的效果主要体现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的优化上。自2012至2019年,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消费占比由68.5%降到57.7%,共下降了10.8%。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已提高至15.3%。尽管如此,煤炭和石油发电比例仍然较大,我国能源消费结构急需进一步转型。在此背景下,可再生能源与新能源两大新兴产业,将沦为低碳环保与经济发展共赢的最佳自由选择。


  上游有大量的风电、光电资源可供研发,下游有大量可以消纳上游风电、光电的新能源。但是水、风、光发电具有波动性大、间歇性强劲的先天缺陷,极大影响电网运营稳定性。再再加可再生能源发电多集中于在西北边远地区,用电中心多坐落于中、东部地区,即使通过架设高压输电网解决,也无以解决发电端与用电端呈现区域不均匀的问题。

  与此同时,预示着用户日常生活用电量的不断提高,以及电动保有量大幅提高带来对电网的压力,用电末端也难免会碰上停电、断电的风险。

  针对以上问题,储能是一项有效的解决方案。为保持电网的负荷平衡,在发电外侧、输电外侧、用电侧分别使用部分储能系统,一方面可以通过逆变器将不稳定、变频的风、光电平稳地储存在该中间系统中并方便先前划归电网,另一方面可以增加电网的负荷压力,避免出现末端用电紧缺的问题。

二、催生数百GWh和数千亿元的储能市场

  做个简单的估计,首先假设:1.未来5年不考虑到发电末端、电缆端的追加储能市场需求;2.用电末端仅考虑到电动保有量提高所追加的储能需求;3.当前整个电网负荷能力没有新增;4.电动只靠储能系统供电。

  截至2020年12月底,我国电动保有量492万辆,同时根据我国新能源产业发展规划中2025年电动销量占到比20%,以每年2500万辆的整销量来计,可以大致推测2025年电动保有量将达到2000万辆(2020年130万辆,年均填充增长率25%),以平均70度电/辆计,未来5年将追加储能系统装机量市场需求1400GWh,以售价1元/Wh计,适当的新增储能市场规模达1.4万亿元。

  接着慢慢放开假设,第一步,考虑到电动电池不完全仅由储能系统完成,预示着电网建设不会新增负荷能力,以及V2G和电网调度技术的使用,储能系统的装机量市场需求就会大大降低,所以可乘以一个优惠因子如50%,即700GWh和7000亿元;第二步,若考虑到发电端、输电端和用电端的储能需求量也不会保持稳定快速增长,追加的储能系统装机量和适当市场空间还会得到进一步提升。

  总,不管怎样,储能领域未来5年一定是数百GWh的新增装机量需求和数千亿元的新增市场规模。

三、磷酸铁锂储能路线优于三元锂,本土企业市占率存在提升空间

  纵览全球储能产业的企业竞争格局,由于特斯拉、LG化学、三星SDI等厂商在境外储能市场起步较早于,且当前储能领域的市场需求多源于于国外,国内的储能需求相对较较少,近年来预示着电动市场的愈演愈烈储能市场需求才得以扩张,相比而言,本土企业在品牌和渠道方面正处于劣势。

  但从储能产品技术路线角度看,国外企业的储能产品主要使用三元路线(2019年55%的全球市占率),本土企业则以磷酸铁锂为主(2019年41%的全球市占率)。而电池储能的核心需求在于低安全、长寿命和低成本,其次才是能量密度,因此国内以磷酸铁锂路线为主的储能产品在技术路线上理论上要优于海外企业。

  另外从本土市场培育角度来看,未来5年内追加的国内千亿规模储能市场足以孕育出并弥补本土企业的品牌和渠道劣势,所以本土企业的国际国内认可度和全球市占率在未来一定需要大大提高。

四、重点关注储能电池系统、储能变流器、储能系统集成三大势力

  探讨国内储能领域的典型企业,有比亚迪、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亿纬锂能、派能科技、阳光电源、南都电源、固德威等一系列本土企业。从储能系统产业链角度来看,以上企业大致可分成三类:储能逆变器起、储能电池系统起和储能系统集成起。

  储能电池系统包括电池组和电池管理系统,是储能系统最主要的组成部分,也是储能系统技术和工艺壁垒最高的部分。2019年我国储能锂电池出货量中磷酸铁锂电池占比达95.5%,全球用储能产品出货量中磷酸铁锂占比41%,镍钴锰三元锂电池占比55%,因此可以判断未来储能领域需要占有头部企业地位的,一定是在磷酸铁锂电池或三元电池的技术、品牌、渠道方面拥有壁垒,例如比亚迪、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亿纬锂能、派能科技、南都电源等。

  储能逆变器可以掌控储能电池组的充放电过程,展开交直流的变换,是储能系统不可或缺的核心零部件。伴随着储能市场的扩大,储能逆变器的市场空间也同步扩大,阳光电源、固德威都深耕于此。

  储能系统集成商主要对整个储能系统设备展开选型、外购或自行生产储能电池系统、储能逆变器及其他电器设备,给定集成至下游加装商,从而最终交付给储能产品。可见储能系统集成商的专业性较强且为轻资产模式,因此在储能系统领域必定也有其一席地。

五、结语

  2019年,中国储能锂电池出货量为3.8GWh,同比增长26.7%;2020年仅上半年锂电池储能市场出货量约2.2GWh,同比快速增长约132.2%。这样的爆发式快速增长仅仅是一个开始,预示“新能源+”的趋势走向全球储能市场,将是中国锂电乃至光伏企业面临的最重要机遇。(文/行业评论员郭辉)